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日本美女> 正文

念尘录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2:15

白雪覆江雁声空,红血沾衣投鞭流。手执红缨枪在手,谈笑风中破寇虏。宗颖写完这首《军郎》诗时已值深夜,他慢慢地松开倦怠的眼皮,打了几个哈欠,身子离席而起,微微抬头凝望着营帐外的一处星空,营帐里的两名贴身侍从张常云,谢松文二人站在一旁,一语未发。过了半响,军哨长鸣,一队人马闯入了军营大门,登时马蹄声响震动山谷。张常云、谢松文两人对眼一视,刚要走出营帐。忽听到宗颖道:“张谢二位兄长请留步,等下自有人来。”张谢二人一惊,停下脚步,转头齐道:“还请主帅明示。”他二人从军不到三个月,而作为宗颖的贴身侍卫也不过一日,但对于军内的礼节军规还是牢记在心的,当听到宗颖称自己为“兄长”时两人不免有些受宠若惊,而至于宗颖口中的“人”则更是不知所云。张常云道:“宗帅,我们二人身居卑位,不敢与您乱了礼节。”宗颖笑道:“常云,多虑了,我等都是奉君命剿寇伐虏,均为保家卫国的军郎,虽说军队里有主次之分,却无地位高低之别,况且我素来敬佩二位兄长敢做敢为的好汉风范,若是二位兄长不肯给小弟这份面子,那就另作别论啦。”张常云,谢松文听到这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,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正要辩解岐意。忽听得营帐外传来一阵笑声迎面而来,那笑声未绝,只见一个七尺虬髯大汉跨着大步走了进来,那人身材魁梧,头发斑白,脸上有好几道伤疤,却丝毫没有可怖吓人之象,倒是无意中添了几分美感。只听他笑道:“好兄弟,我可想你的很啊。”那笑音声若宏钟,内力丰沛,张常云,谢松文两人不由暗暗吃惊,心道:“世上还有这等内功深厚之人。”只见宗颖走上前去,笑道:“易叔,你好啊。”张常云,谢松文也紧跟其后,作了个礼。宗颖又接着道:“这位是中路总兵易立强。”张常云、谢松文连忙抱拳道:“易总兵好。”宗颖又道:“易叔,这两人是侄儿的贴身侍卫,张常云、谢松文。”说话间手指也指向张谢二人。易立强笑道:“你们好。”这好字刚脱口,却使出了“易氏缚龙拳”中的“虎啸山林”一式,只见易立强身子一晃,双拳拍出,弓步幻生,那身影如鬼如魅,朝张常云、谢松文胸口探去,那拳道甚是犀利,竟在凌空之中生出“滋滋”响声。饶是张谢二人身经无数恶战,但面对这突如袭来的一击,愣是没有丝毫的拆招之术,而且又忌惮对方是总兵之躯,若是轻易出手拆招,怕是折了尊卑官兵礼节,两人只好疾步后撤,待要住脚,却见易立强又抢上几步,反掌化拳,又紧接这使出了“望岳登峰”一式。张常云闷哼一声,使出了“少林擒拿手”,捉住了易立强的手腕,反手一扭,离易立强身子五寸时,凌空一转,变成了“达摩空袖拳”击向了易立强的左肩。却不料易立强身子往后退了数丈,张常云暗叫一声“哎哟”,重心失衡,身子险些摔倒。而谢松云却未出手,直直地退到了营帐门前。易立强突然纵声大笑,将双拳收回,整齐衣冠,道:“二位虽说是宗颖的贴身侍卫,武功却不怎么了得,不知是在少林寺庙劈柴还是挑水啊?”张常云、谢松文二人原本是少林数一数二的好手,在江湖上地位也是甚为尊贵。只因时局动荡,少林寺遭到金兵炮火摧残。难以恢复到宋初的盛状,这才投入军营,保家卫国。可今晚竟被人看成了少林的杂工,不由怒气迸发,青筋凸起。站在一旁的宗颖突然开口,道:“张谢两位大哥是少林寺不可多得的豪杰。”易立强微微一笑,回头看了宗颖一眼。又瞪了谢松文几眼,讥讽道:“少林弟子武功却如此不济,岂不是辱没了这座千年古刹的名声。”宗颖又道:“绝非是两位大哥武功低微,而是他们二人遇见生人,手脚拘谨得很,一身的武艺都埋到了肚子里。”易立强目光冷冷扫到张常云、谢松文二人,道:“我这个生人怕是你们的长官,动起手来,我是占了便宜。不错,正如宗兄弟所言,你们并非泛泛之辈,就刚才的过招来看,你们的武功根基确实深厚,而且也没有以二敌一,不失为英雄行径。”张常云、谢松文听到宗颖为自己辩解,心里很是感激,再听到易立强的语气稍有平和,怒气也不由地削减了一半。易立强又道:“战场上见真功夫,平时磨破了嘴皮子也只是娘们本领,我既然说你们武功根基深厚,那就让我看看你们两人的真本事吧。”张常云道:“易总兵,我来领教你的“易氏缚龙拳”,谢师弟你先且退下。”易立强笑道:“张和尚,这话豪气。”张常云抱拳道:“不敢。”只见谢松文走到宗颖身后,眼神却始终观察场上的局势。宗颖拍了拍谢松文的肩膀,道:“谢兄,你我先喝杯烈酒。”谢松文鞠了个躬,道:“谢宗帅。”两人并肩走到将军席上,宗颖坐主席,谢松文则为次席。易立强大声道:“宗兄弟,给我来杯酒。”只见宗颖掰开酒罐,立起酒杯,顷刻间,酒香便溢满了整座营帐。宗颖道:“易大哥,可把酒接稳了。”话刚落音,只见宗颖衣袖一翻,将酒掷了出去,易立强嘿嘿一笑,接过酒杯,竟没有一点酒泼洒出来。易立强问道:“张和尚,你也来一碗吗?”张常云虽说是少林俗家弟子,但平日里对于酒腥之事也颇不留心,笑道:“妙极,妙极。我要三碗。”易立强道:“第一碗可以给你,第二、三碗打赢我再喝。”张常云笑道:“喝酒也有规矩,嘿嘿,那这二三碗酒我非得喝了不可。”却听到“噌”的一声,易立强将酒杯抛到空中,那酒杯在空中停留片刻,刚要落地,易立强将其放在手掌上,再将其轻轻抛起,动作利落到位,宗颖、谢松文不由拍手叫好。易立强道:“张和尚,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。”张常云闷哼一声,抢身上前,伸手一抢,指尖触到了酒杯······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